品牌新闻

对话"西北率真“设计师 领略宏陶瓷砖地砖不同地域文化

时间:2020.11.16 作者: 浏览次数:

    2020,宏陶瓷砖地砖携手现代装饰联合推出“设计的文脉”大型设计师文化主题访谈栏目。旨在探寻中国室内设计行业,具有深厚传统文化底蕴,并将中国文化娴熟运用到设计作品中的卓越设计师。
对话"西北率真“设计师-西北地区设计领军人物:黄伟彪
第三期,对话"西北率真“设计师-西北地区设计领军人物:黄伟彪

黄伟彪:融合求新,变中突破 

“我不跟着潮流走,而可能是更加接地气一点”,黄伟彪笑言。身着干净白衬衫,肤色略黝黑,笑容爽朗,一派阳光的形象在镜头前定格。

如黄伟彪所言,他虽是设计师,却给人一种接地气的感觉,身边的朋友大多都会亲切地称呼他一声“彪哥”。也许是跟其经历有关,一路以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也潜移默地影响着他个人气质的形成。

黄伟彪是一名地道的广州人,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他的第一个设计项目被分配在西北。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他主动选择在兰州扎根,并一步步地在兰州开创出属于自己的设计王国。

南方的细腻,西北的率真,两种截然不同的地域特质所指代的“个性”色彩,在黄伟彪身上和谐兼容,这不仅体现在其个性之上,亦渗透于其设计之中。

多年以来,他带领着御居设计做了数不清的项目,一方面,西北的地域文化悄无声息地滋养着黄伟彪的设计;另一方面,他对设计的感受力也极其敏感,从不囿于风格的限制,并不断从新的尝试中实现自我突破。
黄伟彪作品《甘肃省创意文化产业园A9综合体》
                                                                    黄伟彪作品《甘肃省创意文化产业园A9综合体》

黄伟彪坦言,西北之所以吸引他,很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所体现出的包容性。当辽阔的沙漠、戈壁映入眼帘,会给人带来强烈的心灵冲击,这种吸引力是天然的,而地域的包容性则进一步让黄伟彪决定长留于此。

作为广州人的黄伟彪与兰州的结缘,仿佛象征着南北不同地域文化的融合,二者之间的碰撞因此产生出许多奇妙的化学反应。

“南方的发展变化相对较快,在传承的过程中可能会涌入很多新的东西,而西北的变化相对较慢,也许在传承上更能体现出地域色彩。”

在这种快与慢、新与旧的对比之中,黄伟彪试图在二者之间寻求平衡点。于设计而言,这种平衡正体现在两种差异性的折中。它们同根而不同形,在相互融合的过程中共荣共生。
黄伟彪作品《工商银行甘肃省分行兰州新区支行及运营中心》
                                                             黄伟彪作品《工商银行甘肃省分行兰州新区支行及运营中心》
地域文化不能只靠一成不变地固守,而是需要融入现代理念,通过提炼与转译,在不断求变中往更好的方向发展。如黄伟彪所言,地域文化是需要经过提炼后才能成为设计元素,而不能生搬硬套。这也意味着,地域文化需要与现代审美结合,才能进一步适应时代发展。

他在采访中提到,最近做的一个医疗项目正是如此,其空间结构的设计灵感来自于丹霞地貌。但考虑到丹霞地貌的艳红色彩并不适用于医院设计,所以他将色彩明度降低,并运用技术、材料完整地表达出现代感,而人们依然能联想到自然地貌。

这正是黄伟彪希望求变的方向,用现代设计语言去诠释传统或地域文化,赋予它们新生。
黄伟彪作品《甘肃省妇女儿童医疗综合体》
                                                                           黄伟彪作品《甘肃省妇女儿童医疗综合体》
“设计师需要成长,需要了解如何应对市场的需要,让自己不落伍。”黄伟彪喜欢不断地尝新,他认为这样才能给设计不断供养分。
在平常的生活中,他也愿意通过尝试不同的兴趣爱好去 发现这样东西适不适合他,而每一次的体验都可能带给他新的灵感。这种勇于尝新的个性,正是不断突破自我的关键所在。

在未来,他希望继续走好自己的设计之路,跟上时代发展,捕捉好每一个契机。
黄伟彪作品《 银河国际(三期)》
                                                                             黄伟彪作品《 银河国际(三期)》
二、精选对话录 --黄伟彪
甘肃御居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作为一个广东人,当初是什么契机让您选择留在兰州做设计呢?
黄伟彪:这个事情要分成两个来说,一个是契机,一个是选择。
契机就是大学时老师分配我到西北去跟一个项目,因为在那里的工作时间长,就留下来了。选择可能是因为这里的节奏,对于当时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来说,我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方向,而且身边的当地朋友越来越多,所以觉得这个地方适合我留下来。

兰州作为西北重镇,一定有非常显著的地域特色吸引到您。您觉得兰州这座城市具有哪些显著 的地域特征?

黄伟彪:我们刚去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太多关注地域这方面的东西,但随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我们逐渐感受到当地的包容性。

西北之所以吸引我,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的包容性和山川秀美,这里的草原、黄河、沙漠、戈壁,都足以让一个外地人感受到心灵的冲击。除了地域风情和文化之外,我觉得最多是因为朋友这个因素。西北的朋友和南方的朋友,性格是截然相反的,但都同样的真诚。

这种真诚让我们在一起工作和生活时,都能互相包容。因此,我们乐于在此工作,愿意将情感放在这个地方。

您觉得西北地区与南方地区的设计市场及风格存在哪些差异?

黄伟彪:从人的历练,到地域的气候、特质、材料,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最不一样的就是人的消费及文化观念。

当人的消费观提升到某个程度上,人的见识广了,就会接受更多东西。从这点来说,西北人的包容性会更强,因为他需要吸收新的养分。

这也是近几年,我们看到的西北状况,在设计市场上,会有更多的年轻设计师和更好的设计作品呈现到市场上。通过这么多年市场的培育,很多外地的设计师,包括一些比较知名的设计公司,都进入到了西北市场,并会带来他们的设计经验与理念。

广州和兰州的不同地域文化,是如何滋养着您的设计?您如何看待地域文化之于设计的运用?

黄伟彪:我认为每个人的所作所为都和自己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生活经历有关,并会因此形成做人的规则。

对我而言也如此,设计师每画一笔,首先会想到自己曾经的经历,进而影响你做 事情的决定。南方的发展变化相对较快,在传承的过程中可能会涌入很多新的东西,而西北的变化相对较慢,也许在传承上更能体现出地域色彩。

在西北做的设计或许能更直接体现文化,而在南方做设计更多的是从文化中提炼出某种元素,所以技术含量上可能会多一点。

宏陶陶瓷展厅现场采访花絮

如何享受地域文化,如何将之提炼成为我们的设计元素,是我们这几年努力想做的事情。我们最近有一个项目也是如此,它是一个在湖面上的圆形建筑。

我们会思考,要在这面十几米高的墙面上做什么设计呢?

后来我们就想到丹霞地貌,它的层次很丰富,所以我们就利用新的材料和设计手法,将这种概念移植到墙面装饰上。

因为这是一个医疗项目,虽然丹霞地貌色彩很鲜艳,看上去如血红色一般,但 它不适合医院设计,所以我们结合这种地域特色和现代审美,将色彩明度降低,赋予其韵味,却仍能让人联想到丹霞地貌。

除了上述的医疗空间项目以外,您还有其他的地域文化类型项目,是通过提炼文化精髓来呈现的吗?

黄伟彪:最近正在做的一个项目在藏区,是一个位于风景区的文化体验中心,类似于游客中心。

其实做这种项目,如果设计师直接照搬民族特色的元素,然后将设计方案从甲方单位一直上报,很容易通过的。

但设计师这个时候应该要思考如何把这些东西精简出来,包括很多优秀的外国设计公司在西藏做的酒店都很值得我们借鉴,我们也希望用这种方法来去做。

刚开始遇到的困难很多,甲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懂不懂这个东西”,其实我们很懂,因为我们为藏区做的东西很多,只是想用另一种形式呈现给他。

这个时候就出现矛盾,因为双方的审美甚至价值观都不同。但我们希望多做一份努力,游说甲方采纳我们这种新的设计手法。因为这是一种设计趋势,通过提炼而形成的新设计方法。

作为一名设计师,您如何来看待文化传承的这个议题?

黄伟彪:前几天我看了一段关于巴黎圣母院重建的新闻,在重新修复规划时,到底用钢结构还是用原先的木结构,就这个问题大家提出了争议。

其实关键一点还是尊重历史、尊重匠人,而且这次提出来一个观点就是制作工艺一定要耐火的。这就让我们一下明白,传承必须要发展、变革。木头还是那个木头,但却要是烧不断的木头,这样才能让历史发展下去,经得起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

您觉得在中西设计日趋交融的大背景下,如何保持中国设计的地域文化特性,并进行创新发展?

黄伟彪:文化输出这个话题其实就是靠实力,市场占有率有多少,以及人们对你有多少理解。

我们中国人都知道孔子,而如何让外国人知道,我们需要做很多的努力。中国设计师也在不断出去,这个时候正是通过设计解答的好机会。

比如瓷砖地砖,当其品牌、技术及知名度等都已经超过老外,市场自然会选择你。这就是靠实力,我觉得中国是行的。

佛山石湾也是一个满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地方,尤其是其源远流长的陶文化成为了石湾的代名词。您之前有了解过石湾陶吗?

黄伟彪:这次来佛山真的觉得变化很多,这里已经是一个很现代的城市,但同时也保留了很多小时候的东西。

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看到了陶瓷也想到了我们家,以前一进家门,妈妈都会在白观音前烧香,还有一个福禄寿公仔之类的东西。

但是这次来佛山,我看到的东西已经不同了。很多工作室创造出来的东西都让我们感觉,石湾乃至佛山的陶瓷行业水准跟国际齐平,其设计观念和制作水平已经到了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高水平。

您如看待材料之于空间及设计的运用?以陶瓷为例,您通常是如何将之运用于您的设计之中呢?

黄伟彪:设计师需要成长,需要了解如何应对市场的需要,让自己不落伍。当你的自身品位或者是生产理念略微提升的时候,你才知道生活需要什么更高品质的东西,所以这也是一个不断提升自身生活和消费水平的过程。

说到陶瓷,对于设计师来说,这不单只是一个瓷片或者花瓶的问题,陶瓷能体现功能性和艺术性,它其实可以做很多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东西。

我们的一个江西甲方要在西北做一家宾馆,当时我第一时间是去景德镇烧一些装饰面的东西。我们做了一面9米多高的瓷板,上面刻着一些很精致的荷花纹样作为背景。陶瓷不仅限于用作花瓶或茶杯,还应该将设计跨界,才能与设计师建立起更好的沟通渠道。

在设计之外,可以分享一下您近年来在生活上的改变或趣事吗?它们会对您的设计观念产生影响或改变吗?

黄伟彪:我的兴趣都来自于朋友,我是一个跟风的人,朋友谈起的兴趣爱好,我可能都会去尝试一下。包括喝茶、画画、书法,我都尝试过。我会通过每一次的尝试,去发现那个东西到底适不适合我。每一次新的尝试或者体验可能都会给我带来灵感来源,与此同时,也是打开我结交朋友的一条路。

在设计之外,可以分享一下您近年来在生活上的改变或趣事吗?它们会对您的设计观念产生影响或改变吗?

黄伟彪:我的兴趣都来自于朋友,我是一个跟风的人,朋友谈起的兴趣爱好,我可能都会去尝试一下。包括喝茶、画画、书法,我都尝试过。

我会通过每一次的尝试,去发现那个东西到底适不适合我。每一次新的尝试或者体验可能都会给我带来灵感来源,与此同时,也是打开我结交朋友的一条路。

您能否用一个字或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设计理念?

黄伟彪:定义不到一个字,也不能用一个词来说。

就像我刚才说自己的设计、兴趣,其实每天都是在培养自己。应对每一股不同的潮流、每一段不同时期,我都会有一个新的想法,但是我不跟着潮流走,而可能是更加接地气一点。

在未来的5年内,您对自己的设计版图有什么样的规划或者想法吗?

黄伟彪:看着身边有好多朋友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把设计这个行业做成有规模、受社会尊重的一个行业,是我向往和努力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多交朋友,多向他们学习,从他们身上汲取养分。还是要好好走自己的路,跟上时代的发展,捕捉好每一个契机。把自己的一些知识带给我们身边的年轻设计师,包括我公司的年轻设计师,努力做一家有实力的公司。